殇名_末班列车

大爱京绫 冷cp
杂食懒癌末期

不知日更为何物的国二党
被段考逼得死死死~

吃BL粮 码BG文 没错我就是狂😎



不定期更新(๑و•̀ω•́)و

谨慎fo 谨慎fo 谨慎fo
非常重要

听说这家伙90粉了
找天开台车……?
不不不算了,会翻车的
谢谢各位的爱戴(*´∇`*)
为了绫辻老师我会加油的(๑و•̀ω•́)و♡

↑糊里糊涂的说些什麽呢

啊忘记了,80粉感谢吶~(撒花撒花
刚刚发布的那篇就当作80粉贺文好了(/ω\)
面对段考压力中 10月可能就一篇而已
可能啦可能(´⊙ω⊙`)

【文野/乙女向】<宰/中/绫>毫无意义的某些小♂段♀子

☆本人已被段考逼得毫无退路(国中党站出来!
☆我回来了(但等会又走了
☆你问那个绫是谁…你没看外传哦呼呼~(笑(?
☆虽然很渣但这连我也不敢直视的小段子(/ω\)
☆若有雷同纯属巧合(´⊙ω⊙`)

小学生文笔、OOC慎入
情侣 同居设定

↓夥伴们准备好了吗(/ω\)↓




太宰治ver. (生日设定)




一踏进家门
浓厚的奶香味扑鼻而来
将风衣随手丢到沙发上
踏入厨房
「啊,治你回来啦!」
小姐围着粉红色的围裙
乳白色的奶油一点一点的沾满了上半身
短到不能再短的热裤露出纤细的大腿
小姐下意识的舔了舔手指上的奶油
那个画面看在眼里……
身体有点燥♂热呢




【我可以把小姐的举动当作邀请吗?】
【欸……你、你在说什麽啊……?】




中原中也ver.




好好的走在河边罢了
这丫头怎麽好死不死掉进了水里?
妳是想继承那条青花鱼的衣钵吗?(哒宰:(´⊙ω⊙`)
我翻了个白眼後在河岸蹲下
「喂,笨蛋,妳在干——」
丫头身着的白色衬衫被清澈的水浸湿
衬衫黏在姣好的身躯上衬托出纤细的腰身
在往上一点……
水蓝色的内(咳)衣透了出来
在湿黏的衬衫下显得 很♂色♀情……
不忍直视




【喂蠢货……我的外套给妳快给老子披上……】
【中也你撇过头干嘛?还有你脸好红哦】




绫辻行人ver.
P. S:第一次写绫辻老师 崩是一定的(´⊙ω⊙`)




绫辻又背着监视小队跑出来溜达
当他回到事务所
经过白雾弥漫的的浴室
步入自己房间时
同居人的背影映入眼簾
少女跪坐在床上背对绫辻
对少女来说过大的T-shirt挂在身上
无法掩盖住白皙的双肩和锁骨
及腰的黑发发尾滴着小水珠
曼妙的身躯透过湿透的T-shirt显现出来
光滑的背部往下 隐约可见的股♀沟黏着衣物
「啊……行人……」
少女转过头伴随着甜甜软软的声音
绫辻只觉得下♂身窜过一阵火♂热




【喂,诱惑我可是犯♂罪啊……】
【咦?!你这笨蛋再说什麽呢……!/////】




没法写出那种色气的感觉(/ω\)
哒宰和chuya就交给你们了……!我只要绫辻老师Σ>―(〃°ω°〃)♡→
看外传看到一半爱上了(/ω\)

【文野/乙女向】<横滨F4/乱/陀×你>受伤

☆ 如果有人用过这个梗的话……我发誓我绝对没有看过
☆ 学园paro(我最喜欢学园pa了(◐∇◐*)
☆ OOC是我的,男神是你们的/小学生文笔

⚠️慎入、接受请往下~




  太宰治ver.

  小姐对运动不太拿手

  打个羽球也能撞到杆子受伤

  每次都含着眼泪不让它掉下

  我走向小姐一把将她抱起

  这里可是离保健室很远的

  所以小姐不要再不小心了哦?

  《嘛~我也不是不能把他认为是小姐在渴望我啦~》《欸欸欸小姐我错了,请不要将晚餐的蟹肉罐头从购物清单中去除》




  中原中也ver.

  丫头的运动细胞强

  跳远跳破全校纪录难不倒她

  但能不能不要每次跌倒都哭啊

  也不要憋着啊

  妳这傻丫头

  不知道我会心疼吗?

  《什麽,妳要我帮妳上药?》《别傻了,一点小擦伤而已去什麽医院?》





 芥川龙之介ver.

  在下身体欠佳

  是个不适合运动的身体

  因此每次体育课都坐在保健室里休息

  并看着手錶倒数着

  因为在下课的30秒前

  总能看见同班同学扶着她进到保健室

  《小姐今天伤到哪里了吗?》《欸?心病?这在下可无法解决》《请小姐不要开玩笑》




  中岛敦ver.

  今天跑操场时跌倒了

  在保健室帮我上药的小姐皱着眉

  小姐的力道很轻 一点都不痛

  我听到她小声的抱怨着 不是很清楚

  她抬起头 一脸担忧的看着我

  「还会痛吗?

  不许再受伤了哦

  因为我会不高兴」

  《嗯,我答应你》《小姐果然很温柔呢》




  江户川乱步ver.

  啊呀真是的

  又跌倒受伤了?

  好吧

  本名侦探勉为其难的给你根糖果安慰一下吧

  《什麽?你不接受?》《怎麽会有人抗拒零食的诱惑呢?》《还是其实你想用嘴喂?》





  陀思ver.

  不管炎夏还是寒冬

  不管艳阳怎麽高照

  不管寒风再怎麽刺骨

  你始终不曾看过他跌倒

  也始终没看过他受伤

  谁叫衣服太厚了跌倒也没用 没办法(´⊙ω⊙`)

  《小姐那麽想看我受伤吗?》《身为你的男友我好难过啊~》





  本人跟乱步陀思不太熟(๑•́ ₃ •̀๑)
  歪了就算了😂我敢打赌陀思被我写坏了(´⊙ω⊙`)

  我这两天好勤更啊……

【文野/乙女向】<宰/中×你>失忆

☆ 课业压力大?!放弃功课来冒泡啦!!
☆ 喂喂不要看开头像BE就走好不?虽然我不能保证是HE啦……
☆ 有点长哈哈~这还叫段子吗😂
☆ OOC我的,男神们你们的(笑)/ 小学生文笔

⚠️慎入⚠️慎入⚠️慎入⚠️很重要所以讲三次⚠️




太宰治ver.




  小巧的樱花瓣被春风带进了窗户。浅蓝色的窗簾随风吹入而鼓起,也被染成太阳耀眼的白。

  你的右手打着点滴,双手交叠放在轻轻伏起的腹部上。头上也缠了好几圈的绷带。你坐在医院的病床上眺望窗外,都市街景繁华却不失平静的光景映入眼簾。

  门被打开了。声音不大,却依旧能够吸引你的注意力。

  你转过头去,一个茶色风衣的男人和你对视,蓬松的褐发杂乱却无法盖住那一双勾人心弦的桃花眼。

  你朝他露出开心的微笑,「太宰先生。」

  「哦呀,小姐是被我吵醒了吗?」名为太宰的男人对你抱歉的一笑。

  你摇头,「并没有哦,只是睡不着,看看窗外罢了。」

  说完你又转过头去看着窗外,又有几片樱花瓣飞了进来。而太宰拉了旁边的椅子坐下。

  在你住院的那段时间,除了中岛敦带着泉镜花来探望你时,最常出现的大概就是这个男人了。

  你从中岛敦的口中听到,你是出任务时头部撞击到重物而导致暂时性失忆,所以你现在忘了什麽事一点也不奇怪,好好静养便可以康复。

  但说来奇怪,你没有忘记敦和镜花,也没有忘记你是身为侦探社的一分子,但你总觉得,你忘了什麽重要的事。

  是眼前这个男人吗?

「来」这时太宰笑着把一片切好的苹果送到你的面前,你接过。

  你对这个男人的印象,仅仅止於他是个温柔的男人,对谁都报以明媚的微笑。虽然有时候很喜欢开自己病房里的窗户准备跳下去,但绝对不是一个坏人。

  这些都是你在这几天观察到的事。

  你看着太宰低头切着苹果的身影。嘴角微微翘起,看起来心情不错。切着苹果的双手熟练,应该是这几天练出来的。

  你看着手中的苹果许久,些许的太阳光映在上头,你一直没有吃下肚。太宰注意到这样的你,开口询问,「小姐吃不下吗?」

  你摇头,「不是,只是在想事情。」你张嘴咬下鲜红的那面。

  太宰微笑,将小刀和苹果放到一旁的桌子,「那小姐可以跟我分享在想什麽吗?」

  你看着太宰考虑了几秒後说,「一定要吗?」
 
  「欸欸——怎麽可以这样!!我每天都帮小姐切水果不需要报酬吗?切水果很累的欸!」太宰搞笑的用食指在你面前用力笔画。

  你有些想笑,「我可没有请先生帮忙哦,再说每天切一颗苹果怎麽会累?」

  「唔……是这样吗?」

  「要不然呢?」你对太宰的举动轻笑出声。

  「可以是可以讲啦。」你开口笑道。

  「欸?真的吗!快快快!!」太宰看起来很兴奋的凑近身子。

  你憋住依旧想笑的念头,缓缓道出,「我只是在想,我还忘了什麽事。在医院的这几天想了很多很多,记忆也一点一滴的在涌现。自己是因为和黑手党起冲突时撞到脑袋、芥川和樋口小姐的样子也想起来了……但好像还有什麽……?」

  太宰在一旁默默的听着,不发一语。你觉得这沉默特别怪异便看了看太宰的表情,「太宰先生?」

  太宰原本就看着你的眼神变得更加柔和,也或许是你的错觉。他伸出缠满绷带的手伸进了你的发丝中揉了揉。

  「太宰先生?」

  太宰微笑,「小姐,认为自己想的起来吗?」

  你对突如其来的疑问思考了一下,「嗯,因为,想不起来也很痛苦啊。」

  「……」

  「……那就好啦,小姐不必天天都想……因为总有一天,会自然而然想起来的……」

  太宰的声音在此刻轻轻柔柔的,充满磁性的嗓音让你有了想要入睡的感觉。你闭上双眼感受太宰力道适中的手。




  垫在风衣口袋的最底层,有一张少女和青年出游赏樱的开心合照。等着少女再度回想起。




中原中也ver.




  有人说,黑手党作恶无数,是个黑暗之地;有人说,黑手党的首领是个奸诈阴险的小人,害死了无数无辜老百姓;也有人说,黑手党已经开始内哄,过不了多久就会像一只乾扁的蚂蚁,等着异能特务课一脚踩死。

  额……不过是些传言罢了,不要乱听信(疯狂挥手)。

  顶楼办公室,有一男一女在追逐奔跑……额,准确一点来说,是一位青年和萝莉女孩。

「欸——爱丽丝酱,拜托啦!穿上去嘛~!一秒!只要一秒我就心满意足了!」

  「不要!林太朗不要再追了!爱丽丝不会穿上的,哼!!」

  「怎麽这样——!!!」

  你坐在贵宾椅上左右来回转头看着这幅你追我跑的情景。

  「爱丽丝酱~难道你不喜欢漂亮的小洋裙吗?你看!这鲜豔橙色和你柔顺的金发很匹配哦!」

  「我不要,我不讨厌洋裙,只是不喜欢林太郎的积极。」

  「但积极是件好事啊——」

  你无言的看着这光景,叹了口气。

  一旁的尾崎红叶依然不疾不徐神色稳定的啜饮一口红茶,瞥了你一眼,「怎麽了吗?还不习惯?」说完将红茶杯举平到你的面前。

  你看了眼红茶杯,不多问,直接将桌上的茶壶举起,亮丽的深红从茶壶缓缓流出,「没有这一回事,只不过,很吵呢。难道爱丽丝不觉得烦吗?」

  红叶再次将茶杯放到嘴边,轻笑道,「反正这是他们以往的相处方式,反倒是首领被爱丽丝把玩在手中。」温热的红茶被送进口中。

  你看着尾崎红叶的习惯能力,由衷感到佩服,果然大姐头就是不一样。而当你回过神时,是因为一个尖锐的萝莉叫声。

  「陷阱成功!」你听见了自家首领的声音,随後看到一个漆黑的身影扑向金发的萝莉,一阵大乱斗之後,萝莉身上穿着一件黄橙色有蕾丝边的华丽洋装。

  「林太郎你……!」

「哈哈哈~本首领早已猜到了爱丽丝酱跑累了会回到房间锁上门,所以在爱丽丝酱出来後就把外面也加装了锁,於是爱丽丝酱便不可能逃走啦哈哈哈哈!!」

  「卑鄙小人!!」

  「确实……」你轻声附和着爱丽丝的话,嘴角上扬无奈的笑。

  「嗯…出乎意料的结果呢。没想到我们的首领还是有几分可用的。」红叶姐你这样说自家老大对吗……

  外界所说的,‘黑手党首领奸诈阴险’,其实是这种地方吧……

  敲门的声音把你拉了回来,走进来的是一位橙发的青年。

  你看了看那个身影,开口道,「中原先生回来啦!」

  被称作为中原的青年愣了愣,有些勉强的微笑,「嗯……回来了……」

  「阿拉,中也任务完成了?今天真快啊。首领在忙,等会儿在报告吧。」红叶转过头对着中也微笑。

  「嗯」中也将礼帽取下,对红叶微微欠身,「今天的任务比较简单,消磨了一点时间後就回来了。」

  「中原先生要喝红茶吗?」你从桌上拿起反盖着的茶杯放到桌面上。

  中原中也对你笑了笑,「麻烦了。」

  待中也坐到了位置上,你将茶杯推到了中也面前,期间红叶有意无意的看着你,只不过你没注意到。

  你没发觉中也瞳眸间流露出的情感,他低头看了看茶杯许久,终於拿起来小饮一口。

  「还不错,很好喝呢。」中也看着茶杯里的液体微笑。

  「真的吗?虽然这只是便宜货,不过我认为很好喝,所以就拿来在休息时间泡了。」因为中也的话,你开心的笑了。

  「不分贵贱与价钱,只要用心去泡的茶,都一定是美味的。」红叶闭眸笑道。

  「欸欸欸——你们在喝什麽?本首领没有份?!」

  森鸥外的声音响起。他的右脚还在被爱丽丝纠缠着,但他依旧拼进全力爬到了三人所在。

  红叶藐视的看了眼森鸥外,「自己倒。」

  「欸欸欸——我行动不便啊怎麽这样!啊啊啊啊!爱丽丝不要咬啊啊啊~!」

  这就是所谓的内哄?!

  你和中也无奈的看着两个成年人拌嘴和一个小女孩无理取闹,各在心中叹了口气。

  「对了」中也转向你,「伤势,回复的怎麽样?」

  你愣了几秒,随後对着中也苦笑,「嗯,回复的还不错,只不过记忆就要靠自己了哈哈。」

  「是啊……」中也笑容依旧,但看着你的神情,似乎流露出了什麽情感冀望传达给你。

  你在前几次的任务中伤及了脑部,是暂时性失忆。不过没什麽大碍,安静静养便好。

  当时在黑手党管辖的医院里睁开眼睛,第一个映入眼簾的不是熟悉的纯白天花板和白灯,而是中也惊讶的神情。

  在出院後回去工作时,每个人都关心的问上几句,在这之中的人你都记得,好像就单单忘记了对中也的记忆。

  “你真的一点印象都没有吗?”

  樋口曾这麽问过自己,但你摇摇头,表示对中也的片刻记忆都不曾留下。你还想多问樋口关於中也的事,但後者很快的就被芥川拉走。

  因为中也一开始的示好,你也开始慢慢接触这个不熟悉的‘陌生人’。

  「所以说,中原先生喜欢这种茶吗?」你转移了话题笑道,「我家还有很多茶包哦。」

  中也看了看你,又看了看白烟茵茵的红茶,摇头,「不必了。」

  「不过,取而代之的是你每天都要泡给我喝。」

  中也难得的在你面前露出恶作剧的笑容。

  一方面你认为中也真的在跟你说笑,另一方面又觉得因为中也这样跟你提议所以很开心。

  而你的大脑此刻告诉你,不要多想了,就答应吧你,这种答覆。

  你微微勾起嘴角,说,「嗯,没有问题!」

  中也眼中,你的笑容依旧如夏季的烈阳一样耀眼。




  之前的每天就是被你的茶给喂饱的,可不能食言啊。




¤¤¤¤ ¤¤¤¤

我才不会说本来还想打敦敦的呢……太多了(掩面
灵感君走了,要不然到时候灵感君又来的时候再打吧~
久违的一次更新
非常抱歉潜水了这麽久,不过我想没什麽人要看所以就BALABALA……而且最近开学了没什麽时间,复习考的校排也掉下来了……
不过没差!班排在前面我就心满意足了科科~
之後也请多多指教了,请多多包容我这个写文渣渣的国二党啊😂

P. S 我才不会说我想要评论呢(骄傲)😌

¤¤¤¤ ¤¤¤¤

太宰和中也的两篇,都是情侣设定。
中也篇的女主角和中也是同居关系
我还是没办法写出那种感觉啊哈哈

【文豪野犬/乙女向】<横滨F4×你>看鬼片时的反应

☆ 我知道很多人用过这个梗了,但我看鬼片看到灵感爆发啊😂(鬼片吓死我了夭寿…
☆ 文笔一如既往的差、OOC注意

¤¤¤¤ 我推厉阴宅(笑) ¤¤¤¤


太宰治ver.


小姐胆子小

但总说想看鬼片

说是练练胆子

要练到床{污}上练不就得了?(去死(踢

我俩坐在沙发上

小姐抱着她的抱枕坐在沙发一边

像是在压抑着什麽一样紧紧抓着那个抱枕

我翘着二郎腿无趣的看着电视萤幕

片中的女鬼留着长长的黑发盖过眼睑

雪白色的长袍染上鲜豔的亮红

大大咧开着的嘴

不断冒出鲜红的液体朝着萤幕奔来

「唔哇啊啊啊啊——」

我反而对这更加真实的叫声吓了一跳

等我回过神来

小姐已经紧紧抓着我的右臂

纤细的手指微微颤抖

她将好看的颜面埋进我的手臂

胸/前的那副美好紧压在我的胸膛

………………哦?

啊啊……能这样也不错呢……

於是我就这麽任凭她抱着

满面微笑的继续看我的鬼片

【说实话一点都不恐怖(笑)】

【小姐你这片子选的不错,下次再借吧?】
【唉?我可什麽都没做啊…啊啊啊!我错了我错了把狗放下啊啊啊!】


中原中也ver.


「中也中也~陪我看鬼片好不?」

「?我才不要……」

「欸欸,为什麽!难道说……中也怕了?」

「呸!说什麽屁话,来啊!老子天不怕地不怕的啊!」

以上

使我莫名其妙的待在床/上等着那丫头放好DVD

前段是没啥问题啦

到了中後半段才是经典

我斜眼看着丫头

她一只手摆在双眼前 只露出一个小缝看电视

另一只手紧抓着床单 手指被她抓着都泛白了

话说她啥时铺棉被到头上的我怎麽不知道?

我又将视线移了回来

刚好对上了无脸男出现的那一幕

惨白的脸 凹陷的脸颊

没有五官宛如模型的姿态突然出现在萤幕上

我吓的抖了一下

卧草…… 吓死人了……

为了看丫头有没有在一旁偷笑

我又把视线移到丫头身上

嗯?

只有一团白球在那儿

电视的光映照在上面

这颗白球还瑟瑟发抖着

因为这个举动 我笑了出来

伸出手拍了拍那团圆圆的白色

「喂,不是说要看吗?这样要怎麽看呐?」

「唔……我、我不看了!中、中也把它关掉…」

自己说要看的还那麽胆小……

我叹了口气

算了 看到妳这反应我也算是值得的


【喂,你别太过来了…过去点…旁边空间大…】
【不要!人家要中也的抱抱!】
【你小孩子啊喂!!】


芥川龙之介ver.


「呐呐,龙之介,我们来看鬼片吧!」

小姐一副跃跃欲试的表情看着我

「咳咳…在下对鬼片没有兴趣。」

「欸——别这样嘛!」

她抓着我的手臂左右摇晃

「拜托拜托~」

「在下明天得早起」

「2小时而已!拜托拜托啦~」

「不行」

我坚决不要的态度 希望小姐能放弃这个选项

小姐突然沉默下来

眼眸中泛着泪水 一副欲哭的表情看着我

………………

「……下不为例」

「太棒了!来来来快坐好!!」

小姐瞬间兴奋了起来

彷佛刚刚欲哭的举动都是假的

她把我推到沙发上坐好

自己则紧靠着我坐好打开电视机

「…………」

「嘻嘻~」

嘛 这样也不赖

片中的女人十分平静

宛如没有生命力的傀儡一般

她只是静静的看着窗外荒芜的景色

摇椅前後摇动

主角慢慢的靠近那个女人

伴随着摇椅的摩擦声

女人忽然转过头来

她没有眼瞳

只有两个深黑的洞口挂在苍白的面上

她尖叫着起身 直往主角的方向冲去

「啊啊啊啊啊啊啊——」

同时间 我的身旁也出现了不小的叫声

原本好好坐着的小姐

一把拉住我放在一旁的黑衣往头上盖

原本紧靠着我的姿势一变

瞬间往沙发旁边的空位扑去

口中念念有词

「呜呜啊啊啊……好可怕好可怕好可怕!!」

她颤抖着身体

只露出一只眼睛看萤幕 随後又埋进黑衣里

我叹了口气 轻轻抚着她的背

「可怕就关掉吧……」

「唔…可是……」

小姐睁着水汪汪的大眼看着我

我轻轻一笑

「如果害怕的话,就往在下这边靠吧」


【所以让妳坚持下去看完的动力到底是什麽】
【唔…我只是想和龙之介在一起啦!哼!】
【妳这家伙……(摸(宠溺笑】


中岛敦ver.


「小姐,我们一起看吧!这个」

我举起手中的DVD

「?恐怖片?去借的吗?」

「…其实这是太宰先生塞给我的,说是极力推荐哈哈……就想说小姐要不要一起来看?」

「这样啊……好啊」

小姐回了我一个温和的微笑

其实我只是不敢一个人看罢了……

但太宰先生说若明天没说出感想的话

他就要把我的手机丢掉

我怎麽那麽傻让太宰先生拿走我的手机呢……

我和小姐的照片都在里头啊……(泣

DVD正播映着

由於小姐要求 室内的灯全关掉了

唯有电视萤幕的光闪烁着

woc早知道不看了……

我微微偏头看小姐的情况

她窝在沙发的一角

表情专注的看着电视萤幕

非常安静

我冷汗都冒出来了小姐你怎麽一点都不害怕…

我在心里叹了口气边感叹着小姐的反应

我转回电视

刚好对上了惊人的一幕

长发及腰的女鬼高挂在树枝上挣扎

脖子上的绳索被鲜血染红

她不断的尖叫 身体大幅摆动

我一转头就被她的叫声吓到

「哇啊啊啊啊啊——!」

我下意识的往小姐的方向扑去

一头埋进了小姐的腹部

「啊啊啊啊……好可怕…………」

「……敦君,害怕为什麽还要看?」

「唔…」

「唉……」

我好像听到了小姐轻声叹气

随後 一个温暖的东西覆在我的头上

感觉到头发被揉了揉 力道刚好 很舒服

我抬起头

「小姐?」

小姐露出的笑容 像冬阳般温暖 很可爱

「不用怕,我不就在你身边吗?」


隔天

「哎呀,敦君~昨天借你的恐怖片怎麽样啊?」太宰先生挥舞着我的手机。

「啊啊……还不错……」

「?生病了吗?怎麽一副病恹恹的样子~」

「没……没什麽……」

我被吓死了怎麽可能没事?!


¤¤¤¤ 不,是推安娜贝尔(๑و•̀ω•́)و¤¤¤¤

作者:太宰先生,你做人未免太色了点…
太宰先生:这明明就是突如其来的奖励!(笑

作者:中也先生之後和女朋友有做了什麽吗?
中也:嗯?当然有啊,就在床——【被捂嘴】
中也女友:【满脸通红的捂住自家男友的嘴】
作者:???【作者一副什麽都不知道的歪着头但其实他什麽都知道了】

作者:芥川先生觉得女友选得恐怖片如何?
芥川:【瞄了身边人一眼】嗯,很不错
芥川女友:???

作者:敦君你还好吗?问答题还能继续吗?
中岛:没、没事的……请……继续吧……
作者:…………【小声的对制作单位人员说话】之後还是不要让敦君看鬼片好了…会造成阴影……

¤¤¤¤ 不不不,是鬼撕眠啦! ¤¤¤¤

写的乱糟糟到底在搞神马😂
我要去看小说了…我绝对不能半夜看鬼片……

【文豪野犬/乙女向】<宰/中/敦×你>有個小說家當女友的日常

¤ 大热天码文真的很累……(我是融化的冰棒
¤ 糟糕的小学生文笔,可接受下拉

¤¤¤¤ 决定热度の太阳君ノ(・ω・)ノ¤¤¤¤

太宰治ver.

我家小姐是个小说家

她写的小说都挺有趣的

我每天至少要问上十遍「原稿好了没?」

她总会无奈的笑着看我

今天也是如此

她很认真的看着电脑萤幕

纤细的手指不停的在键盘上移动

我静静的待在旁边等她码完字来陪我

小姐不喜欢有人在她码文的时候烦她

所以这段时间我非常安静

因为我很怕小姐等会不理我呢~

今天挺热的

虽然室内开了冷气

但我还是听到了小姐说「热死了」

她微微的皱着眉头

这时我悄悄的走出了房间

去厨房倒了杯水

在小姐的身後伸出了手

「小姐很热的话,就休息一下吧」

「可是你……」

我明了的轻轻一笑「就算是原稿,也没有小姐重要哦。」

  【比起原稿 我比较喜欢小姐待在我身边笑着陪我呢】
  【看 这样不是很可爱吗?】

中原中也ver.

刚开始交往的时候

丫头说她其实是个小说家 让我挺惊讶的

这个做事弄巧成拙的笨丫头竟然是个写小说的

我很好奇哪个出版社编辑会用她

不过看她认真的在黑手党休息室码文

也不好嘲笑她呢

我拉开椅子 坐在她的旁边

她抬头对我笑了一下 就又低下头去

我一直看着她的表情

很认真呢 那为什麽港黑的工作不做好?

(你:中也你别这样……)

伴随着冷气的微小轰隆声

码字似乎是告了一个段落

她将文件储存好

伸了一个懒腰

揉了揉眼睛

又开启了另一个新的档

这时候我不得不出声了

「不是累了吗?」

「唔…没有关系啦……剩一点点了……」

「不行」

「欸……」

我抓住她的手腕 撇过头去

「中也……?」

「太安静了…受不了……快点来陪我……」

太丢脸了吧……

我好像听见她偷笑了几声

混蛋 回家有你好受的(笑)

她反握住我的手

「好,因为中也是第一优先嘛。」

【什麽时候学会这些肉麻话了……】
【我才没有脸红……!】
【别以为这样子回家就没事了】

中岛敦ver.

小姐常常会熬夜写小说

她说这样才能赶上交稿的日期

是哪个编辑让我去扁他(你:敦敦,冷静!)

「你先睡吧,我还有一点点」

小姐总是温柔的这麽说

我也不好说些什麽 点了点头就回了房间

但偌大的床上就只有我一个

身旁只有冰冷的温度而已

好几次睡不着翻身的时候差一点摔下去

「哼!」

太慢了啦!

我披着棉被偷偷的跑进小姐所在的书房

灿白的萤幕密密麻麻的已经有好几千字

小姐疲倦的神情似乎也一同映在上头

我缓缓的靠近

然後轻轻的环住她的肩膀

「敦君……」

「小姐过来陪我吧」

「一个人睡……有点寂寞呢」

【欸!真的吗,小姐码完字要睡了吗!】
【欸……我、我才不是小孩子呢!要小姐陪什麽的……(小声)】

¤¤¤¤ 昼夜不分の月亮君(。・ω・。) ¤¤¤¤

这麽温柔才不是太宰!!!
太宰你把中也教坏了!!!
敦你披棉被太滑稽了!!!

太宰&中也&敦敦:还不你写

……………………

好吧🎵
我觉得我的文笔又变得更糟了

【文豪野犬/乙女向】<黑宰/织/敦×你>答应の事

  ¤ 如题,太宰治黑之时期设定
  ¤ 虽然很不想虐织田作但也没有办法啊唉……(!!)
  ¤ 每篇长短不一
  ¤ 我觉得我的文笔又变渣了……(埋棉被)

  ¤¤¤¤ ¤¤¤¤



  太宰治(黑帮时代)ver.





  你轻盈的步伐走在楼梯上。

  是通往阴暗的地下楼层的阶梯。

  你从此处就可以听见,从下层传来的枪声。

  你突然停下来,直到第三声结束後,才继续往下。

  浓厚的雾气无声的从石壁细缝中溜进来,使得地下室白雾蒙蒙。黑色的石壁在今天更显示出阴暗的光泽。

  你不发一语的走向最深处的牢笼。

  你穿越过低矮的铁门,这是唯一进入暨离开的出入口。

  前方便是鲜豔的色泽。被染红的石地板上躺着三具尸体,看似刚死没多久的三具男尸,身上唯一的枪伤正缓缓的流出血来。

  你毫不恐慌的目睹着这一切,甚至异常的冷静。

  突然,一把枪被一只缠满绷带的手送到了你的面前。前方的枪口还微微散发着热雾。你无语的接过手枪,抬起头和男人对视。

  「你怎麽来了呢?」映入眼簾的太宰笑容满面。

  「你拿了我的枪。」

  「啊,对哦,不好意思呀~因为早上太急了就随便抓了一把~」太宰治边笑着说,边往那三具尸体走去。

  「满口胡言。」你早已发现太宰腰间上的属於他的手枪。

  「啊哈哈,看来任何事物都逃不过小姐的法眼呢!」你看着太宰微笑。

  「……」

  接着你把视线移到了一具尸体身上。死者的表情有些狰狞,而枪伤的位置在喉咙,很明显是太宰治开的枪吧。

  你早已从红叶大姐那边听来许多关於太宰治的资讯。听说只要经过他审问後的犯人,没有一个不开口。所以一定是用某种极端的方式,让这三个人在还不知道自己将死之前,说出令这三人足以崩溃的话语吧。

  然後在崩溃的期间,开枪射杀。

  大概只有这样子,他们才会不知道自己怎麽死的吧。

  「这是怎麽了?」你突然发问的语气不知为何,听起来有些感伤。

  「嗯?哦,这批就是上礼拜企图将黑手党所有的异能者的异能情报打算高价卖出的混蛋而已。」太宰无趣指着血泊中的尸体,他耸耸肩,「首领说交给我。」

  你突然的望向太宰的鹫色眼眸。後者愣了一下,随後笑出声,「怎麽了?」

  「太宰先生……」

  「嗯?」

  「……你能答应我,不要再杀人了吗?」

  身边的几个太宰的黑衣部下,到此为止都没说过一句话。只是静静的看着两名大人,用他们无法理解的‘言语’廝杀。

  「……」

  只见太宰微微的低下头,几秒後噗哧的笑出声来。

  「呵呵呵,小姐觉得这有可能吗!不杀人的黑手党?哈哈哈,这种事只有织田作才能达成吧!」太宰夸张的扶着腹部大笑,伸手拭去了眼角的泪水。

  「……」你一脸严肃的看着他。

  你不认为这是什麽好笑的事,明明是个很严肃的话题,为什麽太宰治这个男人总能轻松带过。想着想着,你突然发觉,你从来没见过太宰治这家伙认真。不管何时。

  ……那我们之间的感情呢?

  你感觉心脏突然停止跳动,但一秒後又回复原状,彷佛什麽都没有发生一样。

  这样子、啊……

  「是吗……」你偏过头,不忍直视眼前这个带着虚伪面具的男人。

  「不过……」太宰治逝去眼泪之後,他抬起头笑着注视你。

  太宰治慢慢的走了过来,「我可以答应小姐另外一件事。」

  你愣住了,你不反抗太宰渐渐朝你伸来的手。他轻轻的用白皙而病态的手指滑过你的脸颊,温柔的笑道,「我可以,为了小姐去救人哦。」



  ——果然,你永远都无法逃过这男人的魔掌。



  後记:我不知道我再干嘛啊啊啊啊~什麽鬼啊啊啊~!!剧情跑太快了对吧!(对不起对不起呀~



  织田作(BE注意)ver.



  在能俯视横滨街景和海的山丘上,有一座冷清的墓园。

  不是很杂乱的草地上,并排着几座有些年纪的小型墓碑。

  墓碑上虽然没有刻上姓名,但你依旧知道你的目的地。

  你站到了其中一个墓碑前方。

  手捧白色花束,一身深黑庄重的连衣裙随风轻轻摆动。

  突如其来的强风,把花上的几朵花瓣吹向远方,你闭上了眼睛。

  海风吹得旁边的树林,响起沙沙声。你的话语也被作响的声音覆盖过去。

  “我答应你,为了你活下去。”

  「你不是答应过我吗……织田作之助……」

  你咬紧下唇,试图将想发洩出来的声音压回去。

  你轻轻的将花束放到了墓碑前,轻拭过白色墓碑上和照片上的灰尘,站起身子。

  「好了吗?」男人问。

  「嗯」

  「那走吧」



 你和那个有着一头深褐色头发的男人,一同离开了墓园。



  後记:照片那儿看得懂吗?各位大大们都很聪明,我相信你们一定懂!(握拳)(唉)



  中岛敦ver.



  白色的热雾从浴室门後争先恐後的窜出。

  你擦着湿漉漉的长发走了出来。因为你喜欢在睡觉的时候负担较少,所以只穿了件比你大的衬衫和一条短裤。

  不过那件衣服似乎不是自己的……?(笑)

  你哼着歌,穿过了客厅,打算进入厨房。

  很正常,没什麽问题。只不过你似乎看见了一个白绒绒的脑袋,急着进了房间。

  你对此毫不在意,只是盼望着赶快进入厨房。

  香味依旧还在,你闭上眼睛点头。

  而当你看到桌上那空着的碗时,今天晚上愉悦的心情瞬间跌落谷底。



  「中岛敦!!你不是答应我不准吃掉这碗茶泡饭吗!!」

  「对对对、对不起!!!」

  「给老娘吐出来!!」



  ¤¤¤¤ ¤¤¤¤

  最後来点欢脱结尾吧~
  我都不知道自己在干啥了……(埋棉被/热啊)
  那个……太宰先生……我想去一个自杀圣地,要一起来吗?我帮你找一个美女然後我们三个一起去死好不好……嗯?哦……就是富士山底下那个……很有名的青木原树海哦……(87哦)

【文豪野犬/乙女向】<宰/中×你>安抚的吻

  ¤ 还是乙女比较好写……(汗颜)
  ¤ 嗯?你说肉?……什麽东西,我从来没发过那种东西,不懂你在说什麽?(唉)

  ¤¤¤¤ ¤¤¤¤




  太宰治ver.




  被我发现
  小姐独自哭泣的时候
  月色总是特别朦胧
  而这时我会悄悄的绕到她身旁
  给她一个突如其来的轻吻
  抱紧她
  然後说

  「别怕,我永远都在这。」

  急促的呼吸声渐渐平稳而动听

【虽然说哭泣着的小姐泪眼汪汪的也很可爱】
【但还是希望妳多笑笑呢…】




  中原中也ver.




  丫头的情绪经常不稳定
  尤其在被数落的时候
  总在不经意的时候突然流出泪来
  支不起重担的瘦小双肩微微颤抖
  怎、麽办……
  我彷佛遇到难题的搔了搔头
  僵硬的把手放到她头上

  「别哭了,不是还有我吗?」

  我快速的在额上留下一吻後快步离去

【什麽吗,这不是没事了吗?】
【先说好,妳哭得时候,我会心疼,所以不准哭】






  ¤¤¤¤ ¤¤¤¤

  我真的很不擅长看BE啊医生……(说什麽呢……)
  希望大家会喜欢的啦。
  这种渣文笔の人所描写の笔下日常……(埋棉被)